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> 光霧夜話 >> 文學藝術

在“詩和遠方”中涵養文脈

【2017-03-30】【來源:人民日報】【作者:】【字體: 】【顏色: 】【功能:打印 關閉

   見字如面,睹物相思。感情波動不分孰優孰劣,再笨拙的一支筆,即使寫出內心萬一,也足夠令人感動

  沒有華美的舞臺,沒有絢麗的燈光,只是一尺方桌、一位讀者、幾封書信,卻如涓涓山泉,沁人心脾,在熒屏內外,收獲掌聲無數。近期,一檔旨在“用書信打開歷史”的讀信節目——《見字如面》,持續霸屏朋友圈。“有多久時間,沒有提起筆來好好寫一封信了?”節目甚至不斷激發起觀眾提筆寫信的沖動。

  引發共鳴的,何止是《見字如面》。這段時間,同樣被譽為“綜藝清流”的《中國詩詞大會》和《朗讀者》,也以高而不冷的文化格調、溫暖厚重的人文情懷,接連贏得超高口碑,捕獲了一批又一批的“自來水”。典雅文化與大眾娛樂的碰撞,不僅讓觀眾得以在屏幕上邂逅詩和遠方,更是引發人們對傳統文化的集體回望。傳統的文化形式,何以能夠跨越時間的長河,即便歷經歲月沖刷,卻依舊能散發光澤、觸動人心?

  見字如面,睹物相思。有人說,感情波動不分孰優孰劣,再笨拙的一支筆,即使寫出內心萬一,也足夠令人感動。確實,人的情感都是相通的,最能打動人的無疑是那份最純粹的情感。就拿寫信來說,作為私人內心話語的承載,一筆一畫、一字一符,無不灌注著寫信人的真誠。而字跡又往往能印刻下書寫人的性情,古人甚至有“尺牘書疏,千里面目”的說法,見信如晤,讀信之人見字便能捕捉對方寫信時的表情。字如其人,不加掩飾地將自己完整地展現在對方面前,正是這種純粹和真誠,更令人神往。我們會被畫家黃永玉給曹禺寫的信所感動,恐怕就是“心在樹上,你摘就是”的直白。而歌手蔡琴寫下的“楊德昌,你怎么可以就這樣走了呢”,讓人直嘆“看哭了”,也正在于其真摯的感情。

  如果說,信件是人們內心的琴弦,那么,聲音就是撩動琴弦的撥片。正如《朗讀者》的主持人董卿所言,“文字的背后是情感的承載,而朗讀就是用最美、最直接的方式來表達情感、傳遞愛”。當普通夫婦對念起朱生豪的情詩,“不要愁老之將至,你老了也一定很可愛”,我們很難說不感動于斯;當96歲高齡的翻譯家許淵沖說到動情處,感慨“生命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,而在于你記住了多少日子”,我們心中也很難不起敬意。“將值得尊重的生命和值得關注的文字完美結合,如一股清風喚醒了大眾許久未被觸摸的文化脈搏。”這樣的評價,也足以道出這幾檔文化節目受觀眾歡迎的一個重要原因:并不在于懷舊,而在于真情實感。

  飽含書卷氣,是這幾檔綜藝的另一個顯著特征。人們常說,腹有詩書氣自華。文化素養能改變一個人的氣質。曾經有人問道,“為什么要學習古代詩詞?”一個得到最多人點贊的答案是這樣回答的:舉個例子,當看到天邊飛鳥,你會說: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。”而不是:“哎呀,好多鳥。”當你失戀時你低吟淺唱道: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”而不是千萬遍地悲喊:“藍瘦,香菇!”更重要的是,隨氣質改變的,還有人的精神生命。經典之所以為經典,傳統文化之所以能散發恒久魅力,就在于它能滋養心靈,擴展精神疆域,是我們抵抗庸俗的利器。而這,恐怕正是“綜藝清流”走紅的另一個原因。

  很難說,這幾檔節目受到熱捧,就意味著綜藝節目的格局就此改變。但這至少證明,詩和遠方并非是博物館里的陳列品,傳統文化更非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。只不過,傳承文脈也需要大眾傳播的載體。“每個人都需要了解和思考自己以及所處的世界,找到自己的位置和生命的價值,很多體驗若不能親歷,就會期待在別人的故事里找到啟發和依據”。《見字如面》導演關正文的總結,大概也是人們內心的呼喚吧。

【編輯:張兵】
微信群游戏app